金种子酒业绩调控嫌疑 销售费用居高不下

作者: 招商展会  发布:2019-12-02

  只要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
三季末业绩不佳的老白干酒就因一则“混改方案”,截至12月17日,短短12个交易日股价就暴涨了64.13%。
投资者更为关注的是,在白酒国企改革这个风口上,谁又会成为下一个老白干酒呢?
实际上,除了老白干酒之外,不少白
 

  酒企业的改革计划都已经浮出水面,如近期中粮集团间接入主酒鬼酒;而此前包括贵州茅台、五粮液、沱牌舍得、金种子酒在内都曾经发布过进行国企改制的相关公告。

  在老白干酒公布混改方案之前,《证券市场周刊》曾发布了《老白干酒定增幕后的利益之手》一文,认为老白干酒的销售费用、预收账款两项指标波动异常,有压低业绩嫌疑,而金种子酒也存在类似情况。

  金种子酒曾在8月30日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坊间传闻复星集团旗下机构有望从金种子集团接手其所持有的金种子酒1/3左右股票,相当于金种子酒约10%的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金种子酒证券事务代表李芳泽曾对媒体表示,金种子集团正在与复星国际商谈股权转让的事宜,但尚未确定转让细节及日期。

  然而,金种子酒又在9月18日发布公告称,“经与本次筹划重大事项的相关各方展开充分的协商和沟通,公司控股股东金种子集团认为继续推进该重大事项条件尚不成熟,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事项。”

  但是,酒企国资改制仍是这个行当里当下的热门话题,尤其是二线区域白酒企业改制更是业界关注的焦点。招商证券认为,白酒业陷入最深度的调整,唯有体制改革方能走出低谷。也有资深业内人士认为,金种子酒或将继续寻找外部战略投资者。

  业绩调控嫌疑

  记者发现,金种子酒和老白干酒在调控业绩的手法上,近乎完全一样。

  早在金种子酒发布2014年半年报时,光大证券分析师邢庭志就分析认为,金种子酒2014年上半年盈利的大幅度下滑显示了较大的主观调控痕迹,掩盖了公司稳健的盈利能力。

  2014年上半年,金种子酒营业收入同比下跌9.50%至10.44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暴跌81.92%至4912.87万元,这主要是由于高企的销售费用;6月末,金种子酒的销售费用高达3.81亿元,较2013年同期的1.74亿元暴涨了119.29%,其中广告费用占比62%,而短期的兑奖费用同比增加4332万元。金种子酒对此的解释是,“报告期投入的广告费较上年同期增加。”

  邢庭志表示,金种子酒的费用率达到36.5%,与公司在安徽省内中低端市场的龙头地位、细分市场需求的稳定性以及公司持续稳健的投入不对称。金种子酒的盈利能力(未来)可以迅速恢复,广告费用的削减和短期兑奖费用的减少几乎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营回款。

  截至三季度末,虽然金种子酒营收、净利润增幅有所好转,但上述问题依然存在。三季度末,金种子酒营业收入为15.51亿元,较2013年的15.88亿元下滑了2.34%,增速在5家同规模上市白酒企业中仅落后于老白干酒(2.19%)、沱牌舍得,排名第三;然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是同比暴跌79.40%至5625万元,跌幅远超其他4家公司,排名垫底。

  三季度末,金种子酒三项期间费用为6.70亿元,同比增长51.83%,其中销售费用的增长尤为明显。截至2014年9月,金种子酒的销售费用为5.88亿元,较上一年同期的3.67亿元增加60.39%,销售费用率达37.94%。

  证券市场周刊

  

本文由茅台酒哪里有回收_酒类企业资讯,酒业新闻信息_酒酒信息网发布于招商展会,转载请注明出处:金种子酒业绩调控嫌疑 销售费用居高不下

关键词: 招商展会